「云游记」两个人的青海千里行(四):冷龙岭下,门源花海

翻过垭口,耶稣光刺破云层,倾洒在祁连大草原上,演绎出光影交织的画卷。

立于圆山之巅,眺望青石嘴镇。油菜花与青稞麦田交织间杂,再被云彩投下的阴影分割错落,如同调色画板。

炎炎夏日,纯白雪峰,金色的油菜花田,这些在常人认知中处于不同时节的景物却在此融为一体,构成了一幅时空混乱般的魔幻画面。

从海拔3000米的达坂口开始,最终要抵达3800米高的达坂山隧道。小吉动力羸弱,只能在拥挤的车流和接连不断的弯道中吭哧吭哧地往上攀爬。

由于是旅游旺季,路上车多得要命,外地车与本地车争先恐后,竞相超越。再加上拉货的大车,让国道上喇叭齐鸣,一片混乱。

说是景区,实际上就是在圆山上修了一个观景台,便于人们欣赏油菜花。门票60,堪称最贵观景台。但即便如此,游客依然络绎不绝,将本就不宽敞的栈道挤得个严严实实。

褶皱连绵的冷龙岭下,则是另一番景象。纯粹的油菜花田如同金丝编织的地毯,找不到一丝杂色,在阳光的照耀下竟有些晃眼。

前文回顾

没有噪音滋扰,终于睡了一个好觉。慵懒之中爬起床来,窗外依然是阳光明媚,微风和煦,总算是有了一些度假的感觉。

上午,我们在卓尔山的晨景中度过,眼前的景色令人惊艳,红色的丹霞,黄色的花田,黛黑的祁连远山,衬以蓝天,缀以白云,如同色彩浓重的油画作品。

吃完午饭,稍事休息,做好防晒措施,便驱车前往附近的门源百里油菜花海景区,迎来今天的主菜。

我的脑子顿时嗡的一下,不久之前坠机的画面像走马灯一样在我脑海中浮现。道路两边都是铁丝网包围的牧场,一旦坠机恐怕连“尸体”都捡不回来。我顾不得国道上车流穿梭,一路狂奔,向着无人机被吹走的方向跑去。

但我和夏都是善于在旅行中寻找清静与快乐的人,偶然一瞥,看见路边一片杨树林郁郁葱葱,光影交错。便一个拐弯驶下大路,信步其中。

虽然不能去观景台,但我还有秘密武器。在路边找了个没人管的牧场,升起无人机,让它代替我的眼记录下了这一切。

正当我们意犹未尽之时,忽然看见祁连方向一片愁云惨雾,乌云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,大雨要来了。

今天最后的影像,夕阳中的祁连群山。县城左侧是“镇山之山”阿咪东索(牛心山),右侧则是“美丽的红润皇后”宗穆玛釉玛(卓尔山),夕阳晚霞之下,如同隐世秘境。

门票虽是贵了些,但对于没有无人机的游客来说,这里确实是欣赏油菜花的最好位置。

至此,我们终于抵达了本次旅行的最北端——祁连县。祁连县隶属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,地处祁连山中段腹地,“祁连”系匈奴语,意为“天”,祁连山即“天山”之意。

过了达坂山收费站,我看见隧道口旁边有条老路,盘旋着通往山顶的垭口。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,却被后面的车流推挤着进了隧道。

两个人的青海千里行(五):天境祁连,浪漫西海

几乎就在转瞬之间,风速陡增,遥控器的显示器不断闪现“风速太大,无法控制姿态”的红色警告。更恐怖的是,我发现不管我如何操作遥控器,无人机都​不受控制地被风吹向远离我的方向。

行至阿柔大寺附近,天气再次转好,云开雾散。暮光中,已经能看到牛心山阿咪东索那雄壮的身影。

对于普通人来说,上星站大概就是个坑爹骗钱的景点。但对于我来说,这里却堪称摄影圣地,是欣赏金银滩草原日落以及拍摄人文题材照片的最佳位置。

D4

我和夏在这里呆了许久,下方的国道上车流穿梭, 六合彩现金网竟没有一辆车来到此处。作为曾经的必经之路, 时时彩网投平台网址如今门可罗雀,现金捕鱼注册如此壮观景色却无人欣赏, 真钱彩票下注实在是令人感慨。

拐过弯来, 六合彩现金网竟然看见了罕见的五彩祥云,比我上次在莲宝叶则所见的更为清晰惊艳。虽然知道这只是一种自然现象,但我还是在心中默默祈祷,希望它能保佑我们旅途顺利,能够见到最好的风景。

旅店虽是民宿,但打扫得干干净净,老板也很热情。收拾好行李,我和夏站在房间外的阳台上,看着今天最后一缕晚霞慢慢隐没在群山之后。

我们就行走在这金色的波涛中,看着云聚云舒,听着蜜蜂嗡鸣,嗅着菜花芬芳。之前还调侃这里门票太贵,但现在也只能说一句“真香”了。

好在拥堵的时间并不长,我们驶上连接西宁与大通的宁大高速,在万里无云的晴空下哼着歌儿向着北方的门源前进。

而转头一看,路旁却又是云雾盘旋,如同神龙下凡,蔚为壮观。我按捺不住拍照的欲望,看了看天气,将车停在路边,想趁着大雨未至,再升起无人机拍两张照片。

与门源油菜花的气势磅礴相比,其他地方的油菜花就只能算是小家碧玉了。

经历了这个小插曲以后,大雨倾盆而下,小吉顶着风雨在国道上奔驰。两侧的雷云不时绽放出两道闪电,令人心惊胆战。

2019年7月26日

我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接受她的训斥,发誓以后再也不搞这些危险动作了。

好在,通过降低飞行高度,我终于在狂风的间隙中取得了无人机的控制权,并最终成功降落在路边。

如果说其他地方的油菜花是田园山水,是在梯田、村落和馒头山间散步的闲适温柔。那么眼前的花田则是云海仙山,充满东临碣石远望惊涛拍岸的豪气壮阔。

西宁市区的形制和兰州很像,都是群山环伺,城市被压缩为东西走向的狭长形状。高速公路就这样高架在市中心,穿城而过。

日上三竿,饥肠辘辘,澳门最大的赌城排名我们依依不舍地返回国道,继续向山下花田中的青石嘴镇驶去。

下午一点,我们抵达了景区旁的青石嘴镇,在路边随便吃了个午饭。

峨堡古城始建于1206至1279年间,古时称博望城,是连接甘青的古丝绸之路的要道与驿站。如果继续向前,穿过祁连山扁都口峡谷,就能抵达甘肃张掖,从而进入著名的河西走廊。

海拔3767米的景阳岭垭口,这里是冷龙岭的最西端与走廊南山的分界线。翻过垭口,便是祁连山南麓的广袤草原。

我们今晚的住处位于卓尔山风景区入口处的拉洞台村,从这里到景区大门不过5分钟车程。

于是赶紧撤退,返回车上。在下午四点半离开门源,依照行程向着一百多公里外的祁连县驶去。

目前高速公路只到大通为止,所以没多久就出了收费站,接着便正式开始了国道227之旅。

心有余悸,气喘吁吁,满身大汗地返回车里,等待着我的是满脸焦急的夏。

我一时间茫然若失,神情凝重。见我在那儿唉声叹气,夏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说我还不了解你,想上垭口就上呗。

甘青西北大环线一直在我的计划之中,不过那又是未来的另一段故事了。现在,我们顺着祁连山与大通山之间的八宝河谷向祁连县城驶去。

由于这段下山路两旁禁止停车,为了远眺门源花海,所有人都蜂拥挤进唯一的一座观景台上。无数游客车辆在其中穿梭涌动,如同菜市场一般。我和夏对于这样的场景实在是敬而远之,不敢停留,疾驰而去。

心情激动,迅速出发,在早高峰的车流中挣扎着向城外驶去。

之后,我和夏拿出了从成都带来的秘密武器——手撕烤兔,再煮上一碗泡面,犒劳自己一把。

这条S302可能是我迄今开过的修建得最好的省道了,双向两条车道相互独立,来去互不干扰,几乎相当于高速公路,非常畅快。

顺便吐槽一下,在旅游旺季,餐馆涨价是正常操作,而且递给你的菜单上全是百八十元的所谓特色大菜。直到我们要求吃些普通面食,才很没趣地拿出正常的家常菜单。至于味道,也是普普通通,堪堪入口,好在我和夏都不是挑剔之人,能填饱肚子就足够。

站在垭口远眺,头上是乌云大雨,远处却是蓝天白云。这条不论是青海湖大环线还是西北大环线都必定要经历的G227,不愧为国内顶级的自驾纵向国道之一。

作为成都人,永远也不会亏待自己的胃。平时我独自一人的旅行为了省钱,基本上都是面包泡面的苦行生活,但和夏一起就不同了,该奢侈还是要奢侈。

下期预告

我见过罗平金鸡岭的金色之海,也见过万峰林八卦田的日落西山,乃至婺源篁岭的梯田错落。但与雪山为伴的花田,也只有此处才能得见。

只见祁连山东段的冷龙岭连绵横亘在地平线上,海拔5254.5米的主峰岗什卡如同帝王一般,端坐中央。雪山之下,一块金黄灿烂的平地,便是位于冷龙岭与达坂山之间的门源盆地。

老路布满碎石,两侧的岩壁破碎不堪,摇摇欲坠。但距离不长,依然可以正常通行,和之前九龙的鸡丑山垭口情况差不多。

景区并不大,如果专心走路,上山下山1个小时就能逛完。但我和夏走走停停,两个多小时就这样悄然过去。

此时,刚才看到的那片巨大的积雨云已经到了跟前,黑云压顶,岗什卡雪峰隐没在一片混沌之中。

下午,沿着尘土飞扬的S204,翻越大冬树山垭口,沿着无止尽的大直道,抵达了金银滩草原上的西海镇。

没想到这一决定差点又酿成惨剧,当我结束拍摄,准备降落时,狂风骤起,飞沙走石,大滴大滴的雨点也随之倾泻而下。

就这样,在白桃酒和烤兔的余香围绕中,我们就着漫天星空睡去。

而天空之上,乌云与蓝天进行着争夺地盘的战争,云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卷动着,扭曲着。

明天,就要去青海湖边了。

再继续向前,河谷消失,眼前一排大山分列左右,如同门神般站立两侧。此地便是达坂口,背后就是著名的达坂山,自古以来就是连接西宁与张掖,通往河西走廊的交通要道。

知我者,夏也。于是我振作精神,穿过1500米长的隧道,看好路线,调转车头,从反方向往垭口驶去。

但眼前的景色远非鸡丑山能比,海拔渐高,却见远方色彩斑斓,如同画卷铺展。定睛一看,我和夏都哇地叫出声来。

就如我一直所说的,旅行并非从A到B的枯燥路途,而是处处充满美景的探索之旅,一切都取决于你能否摆脱浮躁,是否对自然充满好奇心。

秉承着“来都来了”的思路,我和夏也不能免俗。买了票,背好装备,顶着灼烈的阳光,往观景台上爬去。

今天的目标是本次旅行的最北端——祁连县,从西宁出发,沿着国道227翻越达坂山,穿过门源油菜花海与祁连草原,最终抵达八宝河畔,群山包围中的天境祁连。

经过这个小插曲,我们继续向前,通过宝库乡与黑泉水库,沿着宝库河上溯。今天的天气极好,云层如缕似雾,慵懒地在阳光下飘浮。

再前行数十公里,抵达位于岔路口的峨堡古城。我们在此结束了国道227的旅程,转向S302,向祁连县进发。

,,